第十一篇 九地

孫子兵法: 第十一篇 九地


孫子曰:


凡用兵之法,
有散地,有輕地,有爭地,
有交地,有衢地,有重地,
有圮地,有圍地,有死地。

諸侯自戰其地者,為散地。
入人之地不深者,為輕地。
我得則利,彼得亦利者,為爭地。
我可以往,彼可以來者,為交地。
諸侯之地三屬,先至而得天下之眾者,為衢地。
入人之地深,背城邑多者,為重地。
山林、險阻、沮澤,凡難行之道者,為圮地。
所從由入者隘,所從歸者迂,彼寡可以擊我之眾者,為圍地。
疾戰則存,不疾戰則亡者,為死地。
是故散地則無戰,輕地則無止,爭地則無攻,交地則無絕,衢地則合交,
重地則掠,圮地則行,圍地則謀,死地則戰。


所謂古之善用兵者,
能使敵人
前後不相及,眾寡不相恃,
貴賤不相救,上下不相收,
卒離而不集,兵合而不齊。


合於利而動,不合於利而止。
敢問:「敵眾整而將來,待之若何?」
曰:「先奪其所愛,則聽矣」


兵之情主速,由不虞之道,攻其所不戒也。


凡為客之道:
深入則專,主人不克。
掠於饒野,三軍足食。
謹養勿勞,並氣積力,
運兵計謀,為不可測。

投之無所往,死且不北,死焉不得,士人盡力。
兵士甚陷則不懼,無所往則固,入深則拘,不得已則鬥。
是故其兵不修而戒,不求而得,不約而親,不令而信。禁祥去疑,至死無所之。
吾士無餘財,非惡貨也;
無餘命,非惡壽也。
令發之日,士卒坐者涕霑襟,偃臥者涕交頤。
投之無所往,則諸劌之勇也。


故善用兵者,譬如率然。
率然者,常山之蛇也。
擊其首則尾至,擊其尾則首至,擊其中則首尾俱至。
敢問:「兵可使如率然乎?」
曰:「可」。
夫吳人與越人相惡也,當其同舟共濟而遇風,其相救也,如左右手。
是故方馬埋輪,未足恃也。
齊勇如一,政之道也,
剛柔皆得,地之理也。
故善用兵者,攜手若使一人,不得已也。


將軍之事:靜以幽,正以治。
能愚士卒之耳目,使之無知。
易其事,革其謀,使人無識。
易其居,迂其途,使人不得慮。
帥與之期,如登高而去其梯。
帥與之深入諸侯之地,而發其機,焚舟破釜,若驅群羊。
驅而往,驅而來,莫知所之。
聚三軍之眾,投之於險,此將軍之事也。
九地之變,屈伸之利,人情之理,不可不察也。


凡為客之道:深則專,淺則散。
去國越境而師者,絕地也;
四達者,衢地也;
入深者,重地也;
入淺者,輕地也;
背固前隘者,圍地也;
無所往者,死地也。


是故
散地,吾將一其志;
輕地,吾將使之屬;
爭地,吾將趨其後;
交地,吾將謹其守;
衢地,吾將固其結;
重地,吾將繼其食;
圮地,吾將進其途;
圍地,吾將塞其闕;
死地,吾將示之以不活。


故兵之情:
圍則禦,不得已則鬥,逼則從。


是故不知諸侯之謀者,不能預交。
不知山林﹑險阻﹑沮澤之形者,不能行軍。
不用鄉導者,不能得地利。


四五者,不知一,非霸王之兵也。
夫霸王之兵,伐大國,則其眾不得聚
威加於敵,則其交不得合。
是故不爭天下之交,不養天下之權;
信己之私,威加於敵,則其城可拔,其國可墜。
施無法之賞,懸無政之令,犯三軍之眾,若使一人。
犯之以事,勿告以言。犯之以利,勿告以害。


投之亡地然後存,陷之死地然後生。
夫眾陷於害,然後能為勝敗。


故為兵之事,
在於佯順敵之意,並力一向,千里殺將,是謂巧能成事。


是故政舉之日,
夷關折符,無通其使;
勵於廟廊之上,以誅其事。
敵人開闔,必亟入之,先其所愛,微與之期。
踐墨隨敵,以決戰事。
是故始如處女,敵人開戶,
後如脫兔,敵不及拒。

靜如處女 動如脫兔


第十一篇 九地
http://warart.22ace.com/2011/08/11-ground.html

0 意見:

張貼留言

較新的文章 較舊的文章 首頁

Blogger Template by Blogcrowds